页面载入中...

  在外界看来,彼得·汉德克始终是一个非常先锋的小说家,一个离经叛道、颠覆传统戏剧的剧作家,但是汉德克自己却很坚决地说,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先锋作家,而是一个偏向传统与经典的作家,他的“心灵归附于19世纪的文学传统家族”。只是因为“一种对人的充满矛盾的爱”他才写作,而所有的形式变幻和语言实验,不过是心灵的变体。

  在成为作家之前,汉德克曾差一点成为一名牧师。他出生在奥地利格里芬一个穷苦的底层人家,家里的孩子多,为了得到教育机会,他只能去免费的耶稣会学校就读。如果按照惯常轨迹,汉德克毕业后应该会当一个解救众人心灵的牧师,但写作俘获了他。1965年,汉德克公开发表了他的第一本小说《大黄蜂》,之后便放弃学业,成为了一名自由作家。

  在文学创作之外,汉德克亦涉足电影剧作。汉德克以编剧的身份参与了文德斯早期的许多重要作品,其中就包括以其小说改编的,文德斯真正意义上的剧情片处女作《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》,他与文德斯合作编剧的《柏林苍穹下》也成为影史经典。正是与文德斯和新电影的亲密接触,催生了1978年汉德克的重要电影作品《左撇子女人》,这部作品入围了当年第31届戛纳电影节,并获金棕榈奖提名。

  虽然面对很多争议,很多误解,但汉德克依然获得了无数人的尊重。他一生获奖无数,诺奖之于他,似乎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。在汉德克的眼中,文学并不是封圣之物。他曾说,在文学上,没有所谓的高峰,最多是一个小山丘,人们在可以在上面建一些葡萄园之类,还可以让孩子在这个小山坡上玩,而这就是文学。

  与中国发生各种权益摩擦的国家都在周边,意识形态摩擦则主要来自西方。它们当中很多涉及中国的重大利益,但相对比起来,又都没有遭到威胁的中国发展权利更为核心和关键。中国必须有能力一方面捍卫自己各个方向的利益,一方面避免四下皆出击,步步遇对手。要尽量让友好合作成为我们与绝大多数国家关系的主旋律。在这方面,全国公众要给专业外交团队尽量多的授权。

  综上所述,20年代的中国人要很踏实清醒,知道什么对我们最重要,坚决扭住发展经济这根主线不放松。我们要面对现实,对外多做理顺关系的努力。遇事解决事,但决不置气,不过度纠结于一时一事的临时得失。我们要赶路,为了发展的大局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。

  中国肯定会遇到很多难题和挑战,我们无需慌张。问题可能会更艰难,但是中国解决和承受问题的能力也是前所未有的,我们的自我团结能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卓越的。我们之所以不时有“正好就差那么一点条件”的感觉,是因为这个国家一直在前进。前进都是负重而行的,它有点累,但很好。

  原标题:市长为“拉链马路”道歉,也是对城市管理的督促

admin
非遗中国:济公传说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